云门 2《十三声》明日在广州大剧院上演

新快报·ZAKER广州 10-11

云门 2《十三声》明日在广州大剧院上演

新快报记者徐绍娜
"用身与声的叛变,幻画混种的时代样貌",云门2《十三声》将于10月12日-13日在广州大剧院连演两场。该剧从2016年首演以来好评不断,古老的恒春歌谣及民间唱咒,结合前卫实验的电子音乐以及舞者跃动的身影,呈现了一段生猛的街头语汇。不久前,该剧编舞郑宗龙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,畅谈《十三声》的诞生。他称,该剧的灵感来源于自己的童年生活,他将记忆中的艋岬搬上了舞台。剧中有大量的传统文化元素,包括寺庙文化、咒语等,但他强调《十三声》并非是传统文化的呈现,而是通过身体和声音将其转化,变成让年轻人欣赏和接受的舞剧。他还笑言,如果将其称为"艋岬的街舞",也并无不可。

云门 2《十三声》明日在广州大剧院上演

童年记忆里的艋岬搬上舞台
艋舺"十三声",是郑宗龙的母亲跟他说起的街头卖艺传奇人物。在上世纪60年代的艋舺街头,"十三声"时常让人拍案叫绝,他能一人分饰多角,忽男忽女,幼声老嗓,惟妙惟肖。举凡古今佚事、流行俚俗,都是他的拿手好戏。而郑宗龙出生于台北万华(旧称艋舺),从小也学会摆摊讨生活,街头的烟火气和市井间的人生百态在他的记忆里烙下了深刻的烙印。多年后,这些记忆里的场景和片段都通过《十三声》被搬上了舞台。郑宗龙与音乐人林强,以古老的恒春歌谣及民间唱咒,结合前卫实验的电子音乐,跨越了身体与声音的表演向度。

无论是神秘的唱咒还是舞台上鲜艳瑰丽的色彩,无不令人深陷其中。采访中,郑宗龙说,记忆里的艋岬街头是个五光十色、龙蛇混杂的地方,"什么奇怪的声音都有,因为那是讨生活的地方,黑道大哥走路的样子都跟平常人不一样……我想从这里边去找到一种舞蹈的方式,然后让台上的舞者像这些角色一样,也如‘十三声’般,演绎这里的绚烂迷离。"
《十三声》的舞台颜色运用十分鲜艳夸张,郑宗龙解释说,这也是记忆里艋岬的生活样貌。"那个地方有非常多的庙宇,颜色都至张狂,还有用很大的竹子搭出的野台,台上的布景也是用画的,就像戏楼一样雕龙画风,而且用的是荧光色。所以走在街上,远远的就会看到一个荧光戏台。夜幕下的艋岬,霓虹灯、槟榔摊的灯光,也会很吸引人,所以就希望舞台上能用舞美、服装来呈现这个地方的特点。"至于唱咒,也是庙宇文化的一部分,剧中用到的咒语,郑宗龙专门请了庙里师父教授,当时还费了一番周折。
不是呈现而是转化传统文化
《十三声》虽然糅合了不少传统文化的元素,但郑宗龙强调并不希望重现传统,"而是从传统里边找题材,经过我们的转化,变成让年轻人欣赏和接受的元素。"怎样才能找到传统的古老的文化和年轻人连接的点呢?郑宗龙说,"拿《十三声》来讲,传统文化是它的题材,但经过我们的转化,它也可以看成是一种‘街舞’,不是从哈林区来的街舞而是从艋岬来的街舞,经过了舞台的转化,观众看到的不是传统,更多的是一种改变。"
当然,在这种转化中,编创和舞者无疑都受到了挑战。比如唱咒,郑宗龙坦言很难学,"团队里有香港来的舞者,听不懂闽南语,竟全部都用英文去标注,我当时都看傻眼了。幸运的是,每一位舞者都愿意去挑战难度。"
舞台上,舞者除了展现各种失序、佝偻、诡谲、荒诞却吸睛的动作,还在剧场鬼才蔡柏璋的指导下,运用喉咙的肌肉,发出诡笑、嚎叫等异声怪调。对于这个设置,郑宗龙解释说,蔡柏璋希望舞者能把自己的角色设定为艋岬街头的各式人等,比如黑道大哥、鱼贩等,"把角色想说的话用声音毫无保留喊出来,所以舞台上会出现很多很嘈杂的声音,但那就是市井,呈现的是野、烟火气这样的东西。"
《十三声》探掘的是台湾古老的文化记忆,但同时也有着和现代文化撞击出的火花。在创作上,郑宗龙坦承,不同于其以往作品倾向于提炼人的共同感,如今他更愿意从社会环境或周边接受到的讯息着手,很直接地在作品中呈现,"打开毛细孔去看待外在的世界,用创作跟大家分享我看到的是怎样的一个小窗口。"

(编辑:陈颖雅)

查看原文
媒体号内容由HD搜索引擎在线转码,本站不保存、不修改,源站删除即无法浏览;
编辑号内容由注册作者上传发布,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仅提供了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