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些书,是可以读一辈子的

不止读书 10-11

虽然大家都说经典好,可是在很多人心中,经典的代名词可能是"过时"、"老旧"、"枯燥"、"难读"、"无法理解"

为什么我们要花时间去读一些老掉牙的书呢?

我在十几岁的时候,也抱持着这种想法,一方面,感觉经典太沉重,而青春总是轻扬的,调性不合;另一方面,又有一种傻乎乎的叛逆,既然你说这些名著很重要,那我偏偏不读。

小时候不怎么喜欢鲁迅,就是因为课本把他捧得太高。直到长大后重读,才懂得他的好。

但更大的可能是,一直错过,错过,便永远的错过了。

有些书,是可以读一辈子的

去年,我做了一个"一起读经典"的计划,和1000位小伙伴一起,从简·奥斯汀到福楼拜,从托尔斯泰到陀思妥耶夫斯,从巴尔扎克到卡夫卡,一年时间,我们走过了西方小说几百年的历程,阅读了20多本经典作品。

虽然都说读小说无用,但经过这一年的系统阅读,我对西方文学,至少是小说的流变有了更多、更深的体会,心灵上的滋养更是难以计量。

我是不相信"必读书"这种说法的,世间浩渺,人各有异,哪里就有那么多必须如此不可呢?

但是就我个人来说,我还是希望能多读一些经典。

一个最简单的原因是,我发现经典带来的乐趣更大,这就像吃货,吃着吃着,当然想要吃到更好的美味。

我曾经在写读简·奥斯丁的文章里,提到过"幸福"这个词,那些看起来吓死人的名著,没想到如此好进入,并且让人沉浸,给人滋养。

有些书,是可以读一辈子的

其实,我小时候没有读过什么书。

记得有一回在北京和绿妖一起做活动,她也说到,像我们这种从县城、小镇里走出来的人,少年时大多都活得囫囵,起点低,一开始看的书多是流行小说,没有人指引,凭着一息尚存的好奇,和不知道怎么坚持下来的兴趣,自己一点点往外面探索,好容易才连接上了更大的世界。

我不知道这是幸还是不幸,但终究已经是这样了。

过去不可追,未来还可为。对我来说,读书不是一场比赛,而是一条河。一开始水源贫瘠,但也不可思议的流出了一条小河,那么就慢慢地继续往下游奔跑,只要不断流,大海在等着我们。

如果你关注不止读书比较久,会发现从去年开始,我刻意加重了文学经典的阅读比重。

从前,这些书被标签为"名著",束之高阁,不懂欣赏。

现在捡起来才发现,真的经典从不拒绝普通读者,它们都好脾气,你来也好,走也罢,它一直在那里。

有些书,是可以读一辈子的

如果你也想试一试经典的好,我向你推荐——喜马拉雅刚刚上线的《世界名著大师课》。

参与制作这个课程的老师,每一个都是泰斗级人物。

比如,在《朗读者》上大火的王智量老先生,将会解读《叶普盖尼·奥涅金》。

有些书,是可以读一辈子的

王智量

这本书他花了24年翻译,其中一大半时间是在劳动改造时完成的,乡下买不到纸张,他就从报纸的边角撕下纸条,在上面完成了《奥涅金》的翻译初稿。

比如,加缪的《局外人》是由84岁的柳鸣九先生解读的。要知道,他主编翻译的《加缪全集》可是目前最好的版本。

有些书,是可以读一辈子的

柳鸣九

而托马斯·曼的《魔山》,则由北大德语系系主任黄燎宇教授解读,他对于这本书,可以说到了"痴"的程度。

他二十多岁的时候读到这本书,"当时,我的人生刚刚展开,面临的许多问题都需要解答,它给了我答案。直到现在,我依然为读了这本书而感到庆幸。"

黄燎宇曾说:"谁喜欢托马斯·曼,我喜欢谁。谁讨厌托马斯·曼,我讨厌谁。"

正是这种"痴",让他对于德国文学不离不弃,也是这种"痴",让他愿意用声音引领读者走入德国文学的密林之中。

有些书,是可以读一辈子的

黄燎宇

最终,这门曾经不被任何人看好的《世界名著大师课》,在经历了一年的邀约、撰稿、制作后,汇集了的讲师阵容

其中包括——

85岁,被誉为"俄罗斯文学点灯人"的蓝英年先生;

82岁,"译介卡夫卡于中国学界第一人"的叶廷芳先生;

79岁,独立翻译1700万字、独立著作超过230万字的的郑克鲁先生;

有些书,是可以读一辈子的

苏州大学文学院的季进教授对这个阵容的形容是:史无前例,大师云集。

这支讲师队伍很可能是国内同类课程中平均年龄最长的,而他们背后所屹立的名著则有着更悠久的历史。

《世界名著大师课》讲者之一的中国人民大学英语系教授刁克利先生,在面对"为什么今天还要读《哈姆雷特》?"时,

这样回答:

"《哈姆雷特》写出了心灵的考验、命运的追问、家国的情怀、人性能够达到的高度、人生面临的困境,以及面对困境的态度、勇气和必要的牺牲。"

这也是大师们重新"出山"的重要原因。

在这门课程中,每位老师都会带着听众一同阅读自己的"一生之书"

——那些他们最喜爱、研究最深入,或者是浸淫其中一生的经典作品,其中的许多作品本就是他们的译作——

《荷马史诗》《叶甫盖尼·奥涅金》《罪与罚》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《红与黑》《悲惨世界》《茶花女》《局外人》《小王子》《老人与海》《汤姆·索亚历险记》《神曲》《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》《变形记》

也推荐大家看一下这条非常感人的视频,这些大师会在视频里告诉你,他们一生之书的故事。

有人可能会说:提倡读文学,就让大家自己去读好了,为什么还要用付费课程的形式呢?

读名著听上去并不困难。但在这样一个碎片化阅读、注意力经济的时代,仅仅把书放到人们跟前是不够的。

德国作家黑塞曾经说:杰作常常不像时髦读物那么适口、那么富于刺激性。

杰作需要我们认真对待,需要我们在读的时候花力气,下功夫。而习惯了"适口"的我们,要找到正确的阅读方法,进入经典作品所营造的世界,并非仅靠毅力闷头苦读就行。

事实上,读书与厨艺、演讲、运动一样,是一种技能。

这种技能同样需要学习训练、反复巩固、不断进阶。

梭罗在《瓦尔登湖》中表示,"读书需要训练,就如同运动员所接受的训练那样,而且,人们差不多要终其一生,追求这个目标。"

而喜马拉雅请到的这48位大师,便是"阅读经典"这项技能的最佳教练——他们的天赋与努力已被时间所证实,他们的经验与智慧则已被传承和发扬。

在课程中,他们会像医生操作手术刀一般地剖析经典,为你搭起通往外国文学名著的桥梁。

我衷心希望喜马拉雅的这份产品卖得多些、再多些。因为那就意味着,经典文学进入了更多人的生活,人们拥有的感受力、同理心、想象力会增多一些,这个世界也会变得更美好一些。

-theend-

有些书,是可以读一辈子的

-魏小河-

一条未知终点的河

从读书开始

尝试不粗糙的生活

??点击阅读原文,聆听文学经典。

查看原文
编辑号内容由注册作者上传发布,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仅提供了信息存储空间服务;
媒体号内容由HD搜索引擎在线收录转码,源站删除即无法浏览。权利主张请查看免责声明
?